櫻花飛舞‧我心思慕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39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小說】對妳有感覺2-4


 原本以為結完帳之後可以過去跟她繼續話題,沒想到又來了幾個客人,我望往向四周,剛好鄰近櫃檯的一桌沒有人,我便拉了張椅子坐下,等她。
 忽然我身後的椅子也被拉開,我嚇了一跳回過頭,對上香茜充滿揶揄笑意的一雙眼。「我就奇怪怎麼結個帳那麼久沒回去,原來是看人看呆了啊?」她伸出手指在我臉上刮刮。
 「我、我……」想說話反駁她,卻發現一點話都擠不出來,只好放棄。
 她拍拍我的手,「我知道的。」她一雙眼都快笑成了愛心,我只覺得臉頰一熱,「香茜!」
 「晴生氣嘍--」
 「妳很討厭耶!這樣笑我。」
 「因為看妳可愛嘛。」
 「是喔,還真是謝謝妳的誇獎。」我送她一雙白眼,她大笑。
 「妳們聊得很開心。」突如其來的女聲插入,是卉櫻,她手中拿著一個裝了蛋糕的托盤笑吟吟的走過來。
 自從上次產生誤會之後,我很快的把香茜跟我的關係從頭到尾解釋一遍給她聽,就怕她再產生誤會。只是班上的惡鬥我還是無法啟齒,所以也就略過不談;卉櫻知道以後沒有多說什麼,不過我看得出來,她顯然已經釋懷了,對香茜的態度也不像之前那樣,讓我覺得有點開心。
 至少至少,解釋清楚後卉櫻是相信我的。
 「可是櫃檯……不如我們在櫃檯那邊好不好?總得有人看顧吧?」
 「不用了。」卉櫻指向櫃檯,我們順著望過去,原來茶坊的老闆已經走了出來。「她已經出來了,而且她說我可以休息。」
 肩頭被戳了一下,我有些愕然的望向來源,香茜正帶著笑意看著我,然後拍拍我的肩,起身走向洗手間。
 她的意思再清楚不過,留我跟她有兩人空間可以聊聊。
 「跟妳開詠詩大會的就是她?」卉櫻問著,我點點頭,「是啊,我們都是文學愛好者,所以我們常常會這樣。」
 「感覺很好玩呢!」她以手支頰,帶起俏皮的語氣,「真好,像妳們這樣可以吟詩玩文字遊戲,給人感覺就很高深的樣子,我也好想有妳的一半喔!」
 我笑著打她,「櫻別笑我,妳也可以啊。」
 「芷妳才是別笑我呢,在妳面前我完全的弱下去了,跟妳比起來我是幼幼班的程度。」她敲我一下,講到最後乾脆嘟起嘴來賭氣,我見她那樣的表情不禁莞爾,那種俏皮又可愛的表情我還不曾見她在其他人面前有過。
 突然她動作迅速的站起身,以極快的速度衝進櫃台,跟老闆打聲招呼,拿過放在櫃台上的東西之後又衝進內室;我正在不明所以的時候,香茜回來了,她拍拍我,指著窗外一隊人馬,我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……
 嚇!是劉御奇!
 奇怪了,我舉起手表看著時間,這個時候應該還是值班時間才對,沒有休假的他怎麼能夠跑出來?
 我看著他脫了安全帽下了機車,呼喝著他帶來的那群朋友們浩浩蕩蕩的走進大門,然後看見老闆招呼著他們,香茜拉拉我準備走人,我下意識也不想跟劉御奇碰到面,便也跟著她打算悄悄溜走;可是已經來不及了,他們之中已經有人發現了我,還用直比雷聲的超大音量呼喊著我的名字,瞬間讓我很想挖個地洞直接跳進去。「學……學長好。」我尷尬的回了招呼。
 「是黃芷晴學妹耶!怎麼那麼巧在這邊碰見妳?跟朋友出來玩?」另一個人以極快的速度衝到我身邊,他看了看站在我身旁的香茜。
 「是……是啊,碰到學長,真巧。」整間茶坊的人都在看我們這邊,我已經尷尬到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 「唉呀,真是不巧,碰到學長們很開心,可是我跟晴還有事情呢!」一句話化解了我的尷尬,也順理成章的製造了讓我們得以離去的藉口,我感激的望向香茜,她則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。
 「學妹啊,這麼急著想走做什麼?」眼見即將走為上策,劉御奇偏又走過來擋在我們眼前,「要不,兩位學妹要去辦什麼事?我們幾位學長去當護花使者也可以啊!」
 我正想說話,香茜已經俐落的接口:「這倒是不用麻煩副會長了,怎敢勞煩大忙人的副會長呢?更何況,」她眨了眨眼,「我們的事情男生去不得的。」故做一臉天真的模樣,我一聽就知道她想說什麼。
 香茜,妳瞎掰的功力果真了得。
 我不得不佩服她的反應能力。
 「哈哈哈,學妹妳真幽默啊!看樣子似乎不是急事?那陪我們喝茶聊天如何?我們請客。」見招拆招,是我對現在的劉御奇最簡短大概也是最適當的評論;他完全無視香茜微帶怒氣的眼以及我臉上難為的表情,自顧自的說下去:「學長請客,學妹們不想給一點面子?這樣讓我們這些做學長的很灰心呢,被學妹拒絕的滋味簡直就像是原味的純黑咖啡那般……」
 劉御奇話沒能說完,香茜已經冷冷的打斷了他的話:「既然學長要請客,晴,我們去點那些最高價的食物來讓他們破產。」她也不等我反應拉了我的手就走,除了班上那群女生之外,我還沒看過她對誰有那樣的情緒反應。
 「……香茜,劉御奇他……」
 她回過頭,給了我一個最燦爛的笑容,我知道我想的事情大概已經八九不離十了。
 香茜平常個性大而化之,但是只要碰上讓她討厭的人事物,她的態度就會一百八十度大轉變,變得讓人無法看清與摸透。就連我,有時候也掌握不出她的心緒。
 到了櫃檯,香茜毫不客氣的將冰箱內所有高價位的蛋糕通通掃了兩個,又點了兩壺最貴的茶,然後不管老闆愕然的眼神──來久了,老闆認識我們,她知道我們個別愛吃的跟愛喝的是什麼,而不是像現在那樣亂點一氣──走向劉御奇那一桌。
 雖然我不懂為什麼香茜對劉御奇那麼反感,看她的態度,顯然已經是跟他勢不兩立;我攤攤手,人這種生物,總有看順眼跟看不順眼的。
 我走過去,正好蛋糕跟茶水送到,香茜拉開她身旁為我留下的一個空位,待我入席坐定,蛋糕跟茶水也已經擺在桌上了。
 「今天不是學長你值班嗎?辦公室現在都沒人,真的不要緊嗎?」萬一有同學拿著企劃書或者其他東西去辦公室不就沒人可以幫忙收?
 「沒關係,剛剛我跟千綮換班了,我是有事情出來的。」他瞇起眸,其他學長們則點頭附應。
 「想不到副會長也會因為私人私事這樣混出學校啊?」香茜不屑的冷哼一聲,捧起一個他並不愛吃的口味的小蛋糕塞進嘴裡。
 被香茜直接當頭戳破,劉御奇的表情變了變,香茜卻故意無視他的表情,將剛剛他無視我們表情的態度加倍奉還。「嗯,真不知道我們當初交的學生會費,拿來買這樣的蛋糕可以買幾個,瞧這蛋糕,中間夾層綿密又可口,買蛋糕吃吃總能填飽肚子,交到會裡去,居然碰到這樣的副會長……」雖然她嘟囔的很小聲,卻更像是故意要讓在場的人都聽見那般,劉御奇的表情更加難看,其他學長們也變了臉色。
 我拉拉香茜的衣袖要她別再說下去,也附在她耳邊悄聲說著:「香茜,妳罵學生會會罵到我跟櫻啦,拜託妳~」
 她放下手中的蛋糕,改喝剛送上來的茶。「對了,以上的言論不是針對學生會全體,只針對劉御奇大副會長一人,請其他學長們千萬千萬不要誤會嘍,雖然你們是跟著他的人,可是我也不會無聊到把跟班們也罵進去的。」她巧笑倩兮,一雙眼眨巴眨巴著。
 「香、香茜……」
 她咧開一個大大的笑容,專心的吃起她手中的蛋糕,不再說話。
 我鬆了一口氣,雖然氣氛沒有因為香茜不說話而轉好,但至少不會再惡化下去。
 劉御奇清了清喉嚨,而後把眼神轉向我,「芷晴在學生會還適應嗎?妹妹很有領導能力是不是?其他委員也有跟我說在妹妹之下做事情感覺不錯,雖然她才一年級,不過她的能力真的很不錯……」似乎是不經意的提到了卉櫻,然後是一連串的滔滔不絕。
 我愣著,「很適應啊,跟大家一起做事的感覺很好,很喜歡。」我說出了真正的心情,然後,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,或許是香茜的話讓我起了警覺心,我略過了卉櫻的部分不提。
 「是嗎是嗎?習慣就好,有事情想說就找妹妹吧,或是我也很樂意聽妳說。」他以手撐頰,別有含意的看著我。
 我被他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,他那雙眼,彷彿在我身上若有似無的尋找著卉櫻的影子,即使只有一絲如同清風般的蹤跡。
 「御奇,去櫃檯點些東西吧,看學妹吃蛋糕,我們也覺得肚子很餓嘴巴很渴了呢。」一旁一直很沉默的某個學長開了口,指指放在桌上的MEMU。
 「對啊對啊,我們也看點東西,吃點東西嘛。」方才叫住我的學長也點頭附和。
 奇怪?為什麼我總覺得他們的眼光怪怪的?是我的錯覺嗎?
 「那,我去櫃檯點些東西,隨便我點什麼都可以嘍?」見那群學長紛紛點頭,劉御奇才拿著桌上的MEMU走向櫃檯。
 「芷晴。」香茜拉拉我,眼神裡面帶著一絲警告。「我看他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們來這邊一定有目的。」她以只有我倆聽的到的音調說著。
 「什麼目的?」我一愣,隨即想起方才卉櫻倉皇逃進內室的舉動。「妳是說……櫻?」我差點驚呼出聲。
 我慌忙望向櫃檯那邊,只見劉御奇拿著MEMU跟老闆不知道說了些什麼,老闆的臉上隨即浮現一個溫暖的笑容,飛快的在收銀機上敲敲打打,接著她朝著內室招招手。
 然後,穿著一身制服,臉上帶著不甘、憤怒、以及哀傷的卉櫻像縷幽魂似的緩緩從內室走了出來,她恨恨的瞪了劉御奇一眼,劉御奇回頭望向這邊,傳遞了一個眼神。
 那是一種,帶著得意且霸占的眼神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