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櫻花飛舞‧我心思慕
關於部落格
  • 2393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【小說】對妳有感覺2-2


 誰說世界上只有性別二元論?
 非男即女,非女即男。
 桌上攤開著一本書,可我的眼神跟心思並沒有在這本書上;轉動著手中的筆,若非這兒是圖書館,我想我應該已經大發肝火了吧。
 不知道香茜是從哪兒找來這樣一本書,她交給我的時候眼神帶著憤怒;起初我還不明白她眼中哪抹情緒的意思,不過……真正看下去,我卻覺得我的反應絕對不會比她好到哪裡去。
 尤其,是跟貓咪學姐他們那一票去聚餐過後的現在。
 「就知道妳會在圖書館。」身後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,我不用回頭也知道是香茜。「怎麼會過來?」
 「提早下班。」她聳肩不以為意的拉開我身旁的椅子坐下。「怎麼?那一本書寫得夠讓人火大吧?」
 我沒有回答她,只是把書推到她的面前,她笑一笑之後便把書收進包包內,接著就不說話了。
 好一段時間我們都沒有開口,我感覺到她似乎有心事,絕對不只有提早下班那麼簡單,又看她拿出紙筆在上面亂塗亂抹,更加確定這個想法,於是開口問她:「怎麼了?」
 「……只是在想一個沒什麼大不了的問題。」她沉默了會,我知道她大概是現階段不想說,所以也沒繼續問她。「那妳呢?又發生什麼事情了?」
 我嘆氣,她果然看出來了。於是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說給她聽,包括跟貓咪學姐他們去聚餐的事情。
 她聽了之後臉上的笑容持續擴大,讓我感覺她是不是心懷不軌。
 「潘卉櫻她吃醋了啦,躲妳躲的明顯,又把章茗鵑當敵人,可想而知了。」
聽完之後,她給的第一句結論。
 「真的?她是在吃醋?」我有點不太相信。
 「絕對是,不過我覺得晴妳最好跟她說清楚,我感覺你們的副會長很危險。」
 很危險?劉俊奇哪一點危險了?
 她敲了敲我的頭,「晴碰到感情就跟小孩子一樣可愛。」
 我沒有反駁,因為這好像是事實。「倒是香茜妳想說的話隨時可以找我說。」我指的是她想的那一個問題。
 她苦笑,搖搖頭。
 接著收拾了桌上的東西,我和香茜一同走出圖書館,正準備要去買點東西吃,卻不期然的在圖書館外遇到手中拿著厚重原文書的卉櫻,彼此相對顯得有些尷尬,但不知如何打破。
 本來卉櫻就像香茜說的躲我躲的嚴重,加上後來我好幾天沒去辦公室,原本以為不會遇上的。
 「唉呀,這不是學聯會的行政部長嗎?妳也來看書啊?」最先開口的人是香茜。
 卉櫻優雅的撥了撥頭髮,「是啊,圖書館似乎沒有規定誰不能來看書吧?」她腳踩低跟涼鞋發出扣扣扣的聲響走過來,每接近一步我的心跳就漏了一下。
 「是沒有規定,不過行政部長不覺得反應有些超過?我似乎沒有說什麼吧?」香茜發出笑聲,回望。
 「這位同學,我也只不過說了一句而已,也沒有其他意思吧。」
 奇怪了,我怎麼感覺她倆的對話有越來越尖酸的趨勢?好像隨時都可以對槓起來……「香、香茜,我們不是要去買東西吃嗎?」我趕快跳出來。
 一聽我跟香茜要一起出去,卉櫻的臉色就像被雷打到一樣,香茜見狀把我推到卉櫻身旁,只用脣形跟我說著她先走了,而後像逃命似的快步離去。
 卉櫻沒有理會我,逕自抱著原文書走進圖書館,我不知哪裡來的勇氣,在她身後大叫:「櫻!」她腳步停了下來,高跟鞋離去的聲音嘎然而止,我卻不知道接下來到底該做些、或是說些什麼,只能張大嘴巴望著她,愣在原地。
 「妳朋友走了。」卉櫻先開了口,手指著香茜離去的方向,臉上沒有表情。
「不追上去?」
 「我……」要說點什麼、一定要說點什麼!「那一天,我沒有什麼別的意思!」吼出來了,我真的、是用吼的,吼出來了。
 事實上,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吼出這一句話,只覺得……這似乎很重要。
 若不解釋活動當晚慶功宴的事情,就像是會發生什麼事情一樣,令我不安。
 卉櫻看著我,直勾勾的。半晌,她收回眼神,幽幽的說:「其實我也知道啦,只是真的很引人注目。」她的語氣,很酸很酸。
 聽她那樣的語氣我心底泛疼,雙手合十的看著她,「可是櫻,拜託妳不要因為這樣就不理我躲我好不好?妳也知道那一天的情況嘛……」
 她撇過頭:「……我,什麼都不知道,我只知道,妳們抱在一起不知道在幹嘛。」
 抱在一起?
 我想起當天早上香茜趴在我懷中哭,我抱著她柔聲安慰的一幕。
 原來卉櫻看到了?那天她在我耳邊如風般拂過的一句話也漸漸清晰。
 早上她就已經誤會了,晚上的慶功宴又鬧出國王遊戲事件,無怪乎她會火大了。
 剛剛香茜才說她吃醋了,看到她的反應,香茜說的沒錯,這讓我有些開心。
 從頭到尾我們說的根本是兩回事,我暗笑自己。
 「櫻妳誤會了啦,她是為了班上的事情來找我哭訴,我只是安慰她而已。」忍住笑。
 「班上?」
 我搔搔頭,「嗯,不過事情說來話長也很複雜,櫻妳不要知道的比較好。」開玩笑,把班上的惡鬥講一遍嗎?而且,卉櫻知道也對她沒好處。
 「……妳們本來要去哪?」
 我一時間反應不過來,幾秒後才回答道:「我們本來要去買東西吃。櫻妳呢?」
 「那好,等我去還書,我們再一起出去。」
 這代表她原諒我了?聽到她的邀約我心底笑容持續擴大。
 我坐在圖書館外,外面太陽很大,彷彿冰山都能被融解一樣,很暖很暖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